申城部分代駕公司至今未接一筆業務 市民習慣未養成

文章来源:
发布日期:2009-09-23 15:01
作者:网站管理员
今天是「無車日」,主題自然是少開車。不過,近期持續關注的熱點依然是酒後駕車、醉駕的問題。
   從本月10日起,全市各工商分局註冊大廳全面開始接受代駕公司的正式登記註冊申請,申城首批「代駕公司」已名正言順地持證上崗。正名一周有餘,在嚴查酒駕的今天,酒後代駕這門生意有無長足進展?經過記者一番摸底調查發現,情況並不樂觀:部分企業甚至連一筆業務也沒接到。
   [現狀]
   部分公司酒後代駕業務未接單
   這兩天,記者先後聯繫了上海保迪汽車租賃服務公司、上海安瑞汽車服務有限公司、強生汽服等多家已向工商註冊的正規代駕企業,並表達了跟車採訪的意願。相關負責人表示,一旦接到酒後代駕業務便立即通知記者。然而,截至昨天,除保迪汽服接到一單業務外,其他幾家代駕公司均未和記者聯繫。更遺憾的是,即使是保迪汽服的這單業務,最終也以客戶「放白鴿」而告終。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像保迪汽服這樣有客戶主動找上門來已屬不易。部分上周剛註冊代駕業務的企業,至今連一筆酒後代駕業務也沒接到過。「從上週二開張到現在,與代駕有關的業務一共才接了兩筆,酒後代駕一筆也沒接到過。」一位代駕公司老總告訴記者。
   成本高,每單只賺四五十元
   「事實上,在成立之初,我們確實準備專心做好酒後代駕這塊業務,但運行至今,如果僅靠做代駕,公司可能早就關門了。」作為首批持證上崗的代駕公司,安瑞汽服的翟經理有些無奈。
   據翟經理介紹,在正名之前,每天接到的酒後代駕業務只有一兩單;正名後,加上近期在嚴查酒駕,業務量才有所增加,每天增至四五單左右。記者在該公司的主頁上看到,「正規代駕公司」的鮮紅大字,依然是安瑞介紹自己的最大賣點。在業務簡介中,其主要提供酒後代駕、長途代駕、旅遊代駕、商務代駕、司機外派、汽車租賃等服務。「今年年初公司開業到現在,只能說是維持了收支平衡,但沒有盈利。單從酒後代駕這一項來看,甚至是虧本的,幸虧商旅代駕、汽車租賃等稍微帶來些收益。」
   與安瑞汽服一樣,上海保迪汽服也是首批獲得工商部門批准的代駕公司。從「正名」至今一周左右,其業務量也沒有顯著上升。該公司總經理王輝表示,目前公司只是「稍有盈利」,代駕業務很難成為公司發展支柱項目。他坦言,目前酒後代駕業務的成本過高。「由於駕駛員代駕往往是在深夜,代駕後常常沒有公共交通了,所以一起代駕往往要派出2名駕駛員和一輛車,一名駕駛員負責代駕,另外一名駕駛員則負責接送這名駕駛員。」據王輝計算,平均每單酒後代駕的成本需要150元左右,公司收費則是外環範圍內3小時內每單200元,「看上去收200元似乎很貴,其實公司每單只賺四五十元」。
   [調查]
   本地自駕族未習慣請代駕
   除了成本過高制約代駕公司發展外,作為一項剛被推到台前的新興業務,客戶群的細分和消費習慣培養,是代駕公司時下最頭痛,也最無法控制的發展瓶頸環節。
   「比較有趣的是,從開張到現在,一些老外或外地客人,成為預約代駕服務的主要客戶。」安瑞汽服的翟經理告訴記者,曾有一位北京的客戶,數次在中午時分就預約了代駕服務。「他時常要宴請招待本地客戶,由於飯局上難免觥籌交錯,他為自己和客戶都作了準備。」此外,一些外國客人也曾預約過代駕服務。在他的印象中,客戶中鮮有本地自駕族的身影。
   同樣,王輝表示,目前個人請求酒後代駕的確很少,「絕大部分生意都是跟一些中外合資企業、俱樂部和社會團體簽約而來」。
   「其實這完全可以理解,在北京等城市,酒後代駕業務開展的時間比上海長,可能也已經形成了一定的消費需求。」業內人士表示,目前申城不少代駕公司已開始尋求與酒店、企業等開展合作,先設法增加代駕業務量。「至於對個人代駕習慣的培養,可能會很漫長。」
   過長等候等因素制約發展
   保迪公司總部在寶山區的長江路逸仙路附近,所有的車輛都必須從那裡出發;安瑞汽服也地處偏遠,要出趟車去市區,遇到堵車時可能要40分鐘才能趕到目的地。記者採訪發現,除了之前大家普遍反映的代駕業務「收費過高」外,代駕公司大多不能在短時間內提供服務,也是客戶不選酒後代駕的重要原因。「即使喝醉了,40分鐘等下來,也差不多該醒了。」一位顧客打趣地表示。
   過長的等候時間,還使「放鴿子」現象屢有發生。王輝告訴記者,遇到集團簽約客戶還好處理,因為在合同中已寫明,如果客戶在預訂完成的10分鐘之後變卦,那將依照合同由該客戶所在企業支付100元的出車費。但如果是散客,公司則拿「放鴿子」者毫無辦法。「司機已經在半路上,客戶卻要求取消服務的情況,也不在少數。」此外,擔心代駕公司服務不規範,遇到違章、車禍等突發情況難以明確責任等,也是客戶擔憂的幾個方面。
   對此,在接受記者採訪中,幾家規模較大的代駕公司負責人均表示已在探索和形成企業層面的服務和客戶權益保障規範。「這個行業剛剛興起,相信不久之後,隨著行業規範的成熟,代駕的路會越來越好走。」業內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