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車不還 拿去抵債或變賣

文章来源:
发布日期:2009-12-04 15:19
作者:网站管理员
自從汽車租賃行業在拉薩出現以來,就因其租用便捷、租價適當而備受歡迎,新興的汽車租賃業因投資回報快也被許多人稱為「黃金產業」。但記者通過近期採訪發現,這一「黃金產業」目前存在諸多問題,時不時出現的汽車租賃騙租案件,以及怎麼解決汽車騙租給汽車租賃公司帶來的損失長期困擾著拉薩的汽車租賃業,「黃金產業」,正在成為一個高風險產業……
[現狀] 汽車租賃市場騙租頻發
「車子租出去了,到了合同期沒有還回來,我們的心就開始懸著。賺多賺少不是最重要的,車能全部還回來才是最大的幸運,這些騙租事件,已經讓我們害怕了。」拉薩志遠汽車租賃公司的劉女士說,他們公司僅今年就已經遇到3次蓄意騙租事件,也都報了案,第一次被騙1輛,第二次被騙5輛,第三次被騙9輛,至今大部分還未追回。
拉薩其它幾家汽車租賃公司幾乎都遇到過和志遠同樣的經歷。拉薩祥和汽車租賃公司的鄒卿介紹說,去年,有人在他們公司租車後,轉手就抵押給了典當行,所幸已經把車追回,收到了部分租金,但另一起就沒那麼幸運了。鄒先生說,有一次,有人在他們公司租車後抵押給了放高利貸的人,當他們知道車已被抵押,而後去收車時,租車人無力償還高達五六萬元的利息,他們為了收回車,只好為租車人墊付了利息才把車收回。
拉薩志遠汽車租賃公司的劉女士說,今年7月13日,有一位公務員在他們公司租了一輛現代伊蘭特轎車,協議租金為300元/天,如果租滿一個月就是7000元。但車現在也沒有還,租金也一直拖欠,甚至連人都找不到了。
這些防不勝防的騙租事件不勝枚舉,不僅給拉薩的汽車租賃行業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也帶來了很大的風險。
[維權] 看到自己的車卻難追回
當汽車租賃公司知道被騙租或者租車人在協議租車期限內還未把車還回車行,他們先是主動多方聯繫租車人,如果租車人聯繫不上或者玩失蹤,租賃公司通常會選擇報警。
拉薩志遠汽車租賃公司的劉女士說,有一次租車人把在他們公司租的一輛藏AAB800的車按協議期限還回了公司,當時他們沒覺察出異樣。但是沒過兩天,就有人找上門來要把這輛車開走,說這是他的車。他們這才知道,這輛車已經被上一個租車人抵押給了別人。「我們選擇了報警,但是警察來瞭解情況後,把車讓抵押此車的人開走了,我們只有眼睜睜地看著。」劉女士說。
拉薩祥和汽車租賃公司也遇到了類似事件。該公司的鄒卿說,為了防止被騙租,及時掌握車輛的行蹤,他們在車上都安裝有GPS衛星定位系統。有一次,他們通過GPS找到了失蹤多日的一輛車,用備用鑰匙開了回來。但沒過幾天,他們把這輛車停在當熱路和德吉路路口時,卻有人上來說這是他的車,並報了警。鄒先生他們這才知道,這輛車已經被上次那個租車人低價抵押給了別人,找上門來要車的這個人正是出錢抵押車的人。
派出所的民警瞭解情況後,沒有把這起事件當偷竊車輛處理,但是,真正的車主並沒有開回自己的車,而是被出錢抵押車的那個人開走了。「當時我們都氣暈了。」鄒先生說這話的時候依然氣憤:「後來我們再有車被騙時,就先自己想辦法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才報案,要不報了案,車子被扣後幾個月案子也結不了,損失誰來陪?」
[警方] 行業不規範處理有難度
拉薩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田宿昆25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最近一兩年來,由於拉薩汽車租賃行業的興起,也出現了諸如汽車騙租的此類案件,今年就已經接到二十幾起,已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為汽車租賃公司追回了部分車輛。
在談到怎樣處理此類案件時,田宿昆說,這首先要辨別租車人是蓄意騙租還是另有隱情。如果租車人租了車後轉手就賣掉或者抵押給別人,就構成了合同詐騙,需要負法律責任;另有一種是租車人租了車後,因為欠了別人錢,被債主看到車後強行開走。這樣,租賃公司、租車人、債主就形成了三角債,增加了處理難度。
田宿昆還談到,目前拉薩汽車租賃行業還不規範,在管理上存在許多漏洞,這也是汽車騙租案頻發的原因之一。他希望有關部門和汽車租賃行業盡快出台規範,減少經營中的漏洞,讓行業健康發展。
[調查] 租車族認為「騙車不難」
記者在拉薩多家汽車租賃公司瞭解到,租車前,公司對承租人的信用審核無非是查看戶口本、身份證、駕駛證等相關證件,同時視車輛的價值收取不同的押金,價值10余萬元的車一般收5000元押金,價值20萬元以上的,所收到的押金也就是1至2萬元。合同一簽,承租人就能把車開走。社會上一些不法分子就是利用手續簡便進行騙車。
「我們一般出租給老客戶,如果是新客戶,我們在審查完這些證件後,一般會去他家裡看一下客戶的家庭狀況,或者憑他的衣著外貌、言談舉止等衡量他的經濟狀況。」志遠汽車租賃公司的劉女士說,他們也知道這種審查方式不是太保險,但在目前現有的條件下,如果想做生意,就只能這樣做。至於說在租車時可否讓承租人用房屋產權或財產進行抵押擔保,大多數租賃公司都認為缺乏可操作性。
記者採訪了幾位正在租車的市民,他們中有的租車是為了應急,有的是自駕游。當記者問及「如何看待借租車名義來騙車的行為」時,一位租車人說:「這涉及信用問題,全憑個人素質和自覺。感覺汽車租賃這行很方便消費者,但就是管理漏洞太多。比如說,證件很容易造假,手續過於簡單,可以說,蒙過老闆騙輛車難度系數一點都不高。如果有人存心利用這點騙車的話,一點兒不難得手。」
[困擾] 誰來維護汽車租賃公司權益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為了安全起見,一些公司不得不啓用「家訪制」,這樣的困惑緣於相關法規的缺失。然而對於監管缺乏的問題,交管部門也有自己的苦衷:拉薩的汽車租賃業沒有一個相關的地方法規,這使得有關部門會碰到「無法可依」的尷尬問題,也使得汽車租賃企業正常經營中的合法權益得不到有效保護。
「對租賃人的管理系統沒有建立起來。」曾為志遠汽車租賃公司擔任過法律顧問的姜戰朝律師說:「租賃公司對租車人的誠信無法判斷,有些部門能掌握他們的身份、能力或不良信息,但法律沒有賦予租賃公司調查的權利。僅憑出租時留身份證件和押金根本無法抑制風險的產生。」就騙租的性質問題,姜律師認為,老百姓都知道汽車需要登記車主,不是車主無權處置車輛,應該按犯罪處理。此外法律應該對那些使用不在自己名下的車輛的行為進行約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以騙租或盜搶來的車輛抵債變賣。
「我們現在最急需的是一個信用記錄體系!」採訪中,幾乎所有的汽車租賃公司都發出這樣的呼聲。祥和汽車租賃公司的鄒卿說,他在廣州的朋友就經常向他介紹廣州汽車租賃行業的情況,「他們的汽車租賃公司會和一些金融機構共享客戶的信用體系,而且廣州警方在處理汽車騙租案件時的經驗也比較豐富,拉薩警方可以借鑒他們的做法。」